当前位置:奇书网>修真小说>这个人仙太过正经> 第186章 《叛徒》【大杯求票!】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86章 《叛徒》【大杯求票!】(1 / 2)

人域,东北边境。

某处驻兵圆顶边缘,霄剑道人带着数名超凡境高手静静站立,背后则是数百名调集而来的军中精锐。

他们即将动身去做一件大事;

其实,就是去和此前已用石板信件交流过的十六国之人,开始第一次面对面交流。

霄剑道人对此无比重视,仁皇阁也是颇为看重。

此次见面,双方都存了试探之心,霄剑道人也不敢大意,老老实实带上一众高手。

已接近要动身的时辰,霄剑道人低声问:

“无妄殿主那边,还没音讯吗?”

“大人,无妄殿主此前去了仁皇阁总阁。”

身后一人禀告道:“料想,无妄殿主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。”

“那就好,”霄剑道人缓缓点头,又笑着解释了两句,“无妄殿主主意多,总能看到你我所不能见的,若他在此地,你我高枕无忧矣。”

言罢,霄剑道人抬手打了个手势,向前迈出一步,身形自圆顶边缘沉降。

道道身影排着整齐的队列涌向前,带着猎猎风声,于圆顶边缘坠落,化作大地上一片狭窄的乌云,朝北面疾飞而去。

这数百仙人很快飞抵边界附近。

他们悄无声息地落在长墙上方,各自隐起气息、藏起身形,并示意在墙上巡逻的仙兵正常巡逻。

长墙顶部十分宽阔,足够并排停放四艘中型飞梭,藏几百人并非难事。

面北的墙面如刀削般笔直,后方则是陡峭的斜面。

不只是墙外刻画着阵法、墙前布置了诸多陷阱,墙体内部还有数重大阵,确保这连绵于人域北境的长墙,能抗住大型凶兽的冲击。

几名超凡略作商议,霄剑道人身形出现在了长墙之上,负手北望、静静地站着,仿佛是心情不好,来此地随便逛逛。

距离前一次凶兽潮已过去数年,墙外又是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。

那些凶兽的身躯被仙法之火燃尽,化作灰尘,吹撒在这片狭窄的天地,滋润了此地的草木之灵。

连绵的丛林之后,是中山边境那永远不会散去的阴云,以及阴云之下,那明显是被神力摄来、与人域长墙相对的连绵山岳。

何时北伐?

咳,何日北定天宫?

霄剑道人酝酿着这两句话的口吻,嘴角不经意间露出少许微笑。

人域真的会北伐吗?

现如今的人域,其实已经趋于稳定;在天宫的规则挤压之下,人域也有了自身的生存法则。

当前状况下,陛下想要北伐,其实还要克服来自人域内部的拉扯之力。

——这算是他仁皇阁候补阁主的一点小浅见。

此次若能与天宫掌控之地的生灵国度顺利接洽,也能为今后人域北伐做一个铺垫,帮陛下减轻一些阻扰吧。

窸窸窣窣。

少许异响传来,霄剑道人立生警觉,朝着声音来源看去。

道道仙识同时朝着那片区域探查而去。

那是一只粉白小兔,正在那四处巴望着,时不时送一缕青草到嘴边咀嚼。

初看这只小兔子,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,不过是丛林中众多小生灵中的一员,还特别可爱。

但霄剑道人很快就发现,这兔子的眼睛过于灵动。

少顷,这只兔子蹦跶着远离。

“大人,”有超凡境的老妪传声,“这应是对方在试探,您依照约定,站半个时辰就可,且看他们要作甚。”

“善。”

霄剑道人传声应了句,将胸膛挺得更直了些。

不动声色。

过了一阵,丛林边缘又出现了两只小动物,要么是驻足吃草,要么是淡定路过。

显然,对方满是不安,似乎也在犹豫。

这毕竟是干系到氏族生死、国度存亡的大事。

‘他们为何不从其它路径进入人域,而后想办法与仁皇阁高层联络?’

霄剑道人心底刚泛起这般念头,视线余光就看到了那队自身后路过的巡逻仙兵。

也对,人域并不好进。

半个时辰于霄剑道人来说,并不算太久,抓住心底一个感悟细细品味,很快就过去了。

丛林安安静静,依然未有半个人影。

霄剑道人面无表情地转过身,朝后方大阵光壁缓步走去。

啾!啾啾!

又搞什么名堂?

霄剑道人扭头看去,却见一只两尺长的黑羽大鸟自丛林边缘冲出;

它奋力拍打翅膀,径直朝霄剑道人撞来。

“这鸟!大胆!”

有巡逻仙兵立刻出声呼喝,刚要向前阻拦,却被霄剑道人手势阻止。

霄剑道人伸出手,任那飞鸟的赤红色爪子落在手臂上,示意这些仙兵继续巡逻;仙识笼罩各处,确定无异样后,转身走入了后方大阵。

若霄剑道人没认错,此鸟名为螐渠,乃是西野特产灵鸟,其灵丹是人域诸多美容养颜丹药配方的必备药材。

当然,这不是重点。

霄剑道人回了大阵,缓声道:“此地已被阵法笼罩,道友,现身吧。”

这黑羽山鸡挺着脖子转了两下,自是没听懂霄剑道人在说什么。

而它背部的两扇羽毛不断晃动,其内探出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脑袋,轻轻吐了口气。

滋滋、滋滋滋……

这古怪的气声?呃,却是这颗脑袋在说话,因发出的声音太过微小,霄剑道人有些听不清。

随之就见,两只蚂蚁大小的小手拽住羽毛边缘,轻不可闻的一声‘嘿咻’,跳到了飞鸟之后。

这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小人儿,像极了谁家灵台漏风、元婴小人儿跑了出来。

但她确确实实是个完整的生灵,类似于人族的先天道躯,正常的身体比例,长发半盘半梳拢于身后,那双‘大’眼也是亮晶晶,长相还颇为可爱。

霄剑道人点出一指,一缕仙光环绕在她身周,她的嗓音大了数倍。

小人喊道:“你就是人域的大头目吗?我是他们抓来的使者!”

头目?抓来的?

这都什么跟什么?

霄剑道人离着那鸟稍远些,生怕自己一嗓子震得这小人儿七窍流血。

他缓声道:“贫道乃仁皇阁高阶执事,而今全权负责此事,道友可需验我身份?”

那小人儿当即把脑袋晃成了拨浪鼓。

她小手迅速掐印,背后闪烁出少许浅蓝色光亮,两对薄翼凭空凝成、宛若蜻蜓般,带着她晃悠悠的升空。

这小人儿飞到那只螐渠鸟面前,小手比划了一阵,这只大鸟缓缓点头,扑闪着翅膀自霄剑道人手边飞走,落去了女墙上站着。

此刻,这小人儿方才注意到,她周围竟站满了‘中人’,吓得她赶紧冲去了霄剑道人掌心。

霄剑道人问:“道友可是小人国国民?”

“是、是的,”她像是受了惊吓,“我叫小灯,只是过来送信的!”

“贫道霄剑道人。”

霄剑将手掌托到面前,小声问:“小人国也是那来求和的十六国之一?”

小灯连忙解释:“这事跟我们没关系,我们小人国什么都做不到,可不敢掺和你们中人和大人的大战,一片森林就足够我们几代人探索啦。”

她有点懊恼地捶了捶脑袋,嘀咕道:

“都是我倒霉,被他们抓了当信使。

还不就是我们生的小了点,总是被抓来做这个做那个,还有一些坏家伙,特意抓了我们,让我们给他们挠痒痒呢!

真的是,天宫也不管管他们!”

霄剑道人和周围几人对视一眼,众仙各自露出少许微笑。

“你来送什么信?且说正事吧。”

“哎,”小灯答应了声,随后又清清嗓子,端起架子,老气横秋地说道:“人域的头目,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,我们会在两个时辰后现身。

请让我们进入你们的阵法,停留在你们的长墙内侧,我们不会深入人域,只是希望与你们当面谈谈。”

话语一顿,小灯看向霄剑道人,有些忐忑地解释着:“那个大胡子老山羊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“还有什么?”

“如果你们答应了,就在两个时辰后,于长墙上挂三面旗子,黑、蓝、红,不用太显眼。”

小灯轻吟几声,忽闪着翅膀飞了两圈。

“就这些了,应该没说错什么……他们看起来挺害怕的。”

“多谢道友,道友且稍等。”

霄剑道人与身周几人立刻开始传声商议。

对方越过长墙,等同于将生死交托给了人域,确实是莫大的诚意了。

但霄剑道人还是有些不放心:“不要因为对方主动进入咱们的地头,咱们就麻痹大意、掉以轻心,先做好防备对方发难的准备。”

周遭仙人接连称是,众人商议一二,很快就忙碌了起来。

贴着墙边,他们弄起了大帐,又在大帐周围布下迷宫般的阵法结界,召了数千仙兵、布置成了铁桶圆阵,再用结界将此地遮掩了起来。

这事,知晓内情的越少越好。

前后又忙碌了半个时辰,人域一方万事俱备,只差十六国来使!

突然听闻少许鼾声。

霄剑道人扭头看向肩头,那小人国的小仙子,不知何时已躺在他肩上呼呼大睡。

这?

霄剑道人不由眉头微皱。

他可是纯阳剑修,怎能与女子这般亲近。

不过小人国国民就算了吧,这已非一类生灵。

正自忙碌间,霄剑道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有些熟悉的嗓音,喊了一声大人。

他扭头看去,见一名仙兵捧着仁皇阁总阁的传令玉符。这仙兵的面容也有些陌生,却并未多想。

“大人,这是总阁刚送来的玉符。”

“哦?”

霄剑道人接过一看,其内写着的一行行字,却是吴妄的亲笔信。

“无妄还要半天才能赶过来?这是非要贫道去应对此事?”

霄剑道人摆摆手,示意这仙兵退下,端着玉符一阵思量,并未注意到这仙兵嘴角划过的淡淡笑意。

……

事情的进展总体很顺利。

人域一方做了周全的准备,甚至动用了上百位擅阵的仙人,在这段长墙上新设了数重大阵。

两个时辰一到,高墙上便出现了黑、蓝、红三色旗,每面旗都只有巴掌大小,符合了对方说的‘不要太显眼’之要求。

黄昏时,数十道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自丛林中冲出,紧贴地面掠过,又贴着长墙上冲,伴着夕阳余晖,快速冲过了墙头。

霄剑道人站在那长条状的大帐门前,身后有三位超凡境高手。

另有上百名仙兵在大帐后方列队,但他们都是背朝此地。

四人联手,也不怕这群异族暴起发难。

道道黑影落下,纷纷向前对霄剑道人行礼,礼节也是五花八门。

霄剑道人拱手做道揖,道:“开启墙上大阵。”

话音刚落,长墙内外浮现出层层光壁。

“各位里面请,”霄剑道人温声道,“贫道霄剑,为仁皇阁阁主之徒,奉命总领此事,已命人备好了人域的灵果美酒。”

这群人各自摘下斗篷帽,露出了真容。

他们面容各异,少半与人族无异、大半都接近于人族,但保留了犄角、兽足等较为原始的生灵特征,就如青丘古国国人的狐耳与狐尾。

为首的几人中,就有青丘国的一名女子,看样貌已至中年。

有人问:“这位人族的仙,您能决定这些事吗?无意冒犯,只是此事关系到我们各自的族人,我们不敢大意轻信。”

言下之意,却是嫌弃霄剑道人职位不高。

霄剑道人背后的一人笑道:“各位道友不必多想,霄剑师侄乃是下一任仁皇阁阁主。”

又有人解释道:“仁皇阁直接对人皇陛下负责,全权处置人域内部事务。”

这数十名异族高手再看霄剑道人时,顿时多了几分敬重。

“请。”

霄剑扭头做了个手势,也没多说什么。

帐篷内的布置其实很简单,两方长桌、四排座椅,其上摆满了珍馐美味、美酒仙果。

地面上铺着名贵的木材,角落中摆了几棵盆栽,点缀了少许绿意。

十六国来使男女参半,但主桌上坐的大多都是女子,也显出了如今中山、东野的掌权现状。

他们各自实力都算不错,有几人已有天仙境的战力;

而得到这些实力的方式五花八门,半数是由所信奉的生灵赐予,半数是有自己成体系的修炼方式。

霄剑道人先说了几句客套话,随后便直入主题,问他们此次来意。

一时,二三四人开口,说得五言六语,混个七嘴八舌。

霄剑与几位人域高手仔细听着,整理着他们的诉求,以及他们能做到之事。

他手边,那小人国的姑娘抱着一只葡萄舔来舔去,眼底写满了满足,已是有点醉了。

如此过了片刻,霄剑道人做了个下压的手势,各处嗓音迅速停了。

霄剑道人苦笑道:

“还请由一二人与贫道言说吧,这有些太乱了。

其实各位的意思,贫道已大概明白了。

总的来说,就是大家虽对天宫有诸多不满,但仍旧无法违反天宫的命令。”

“不错,”一名浑身满是斑点纹路的老人缓缓点头,叹道:“我们的国度和部族并不是只有我们,还有老人和孩童,我们的根在中山,是无法离开的。”

“霄剑大人,”那青丘国女子轻声道,“我们此次前来,一是为了与人域接触,表明我们的善意,二是想与人域达成一个约定。

实不相瞒,天宫催兵的命令,半年前已经传到了各族。

我们在几十年内,需要为天宫培养大批精锐,几乎是要我们一成的族人,还必须是实力最强的那一成。

这样的事,已经发生了许多次,每次我们都是受损惨重,人域也会因此受损。”

霄剑道人缓缓点头,言道:“你们十六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战力了。”

有皮肤白皙、头顶生着羊角的中年女人缓声道:

“我们想,与人域达成三个阶段的约定。

第一个阶段,就是未来爆发的那场大战中,我们会约束各自的部下,尽量互相联兵,然后露出破绽,被人域围困捕获。

人域有制住生灵的法子,你们只需要抓住他们不杀就好了。

我们也会尽量避免伤害人域的战士们。”

霄剑道人笑道:“就是出工不出力的意思吗?这对人域而言也是好事,避免我们两边族人死伤。”

“是的大人,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,请原谅我们无法对天宫说不,必须派出精锐。”

霄剑问:“第二阶段为何?”

“我们会将王族血脉送来人域做人质,”一人道,“请求人域暗中给我们一些粮食、法器等物资。”

“粮食?”霄剑道人皱眉道,“你们还没有足够的粮食?”

大帐内安静了一阵。

几人连续开口:

“神定下了规则,只有经过神祝福过的土地才能种出粮食,我们大多是以捕猎和采集为生。”

“也可以成为在那些被神祝福的强大国度的附庸,得到他们的青睐。”

“神灵都有偏好的部族,我们这十六家……都是此前或者许久之前,曾惹怒过天宫的种族,这样的国度还有很多。”

青丘国女子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凄然之意。

“得天宫庇护,可立于大荒;但只有得神灵偏爱,才可有富足的生活。”

霄剑道人不由默然,坐在那许久无语。

突听侧旁传来带着几分笑意的温和嗓音:

“那第三阶段呢?”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