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书网>都市言情>才女成长策略> 691 中毒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691 中毒(1 / 2)

当初拒霜姐姐被虞家子抛弃,我们都很为她不值,我曾劝她打掉那孩子,再找一个好人家嫁了,但拒霜姐姐产不同意,她说孩子她要生,生下来也是她一个人的,小姐……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满脸的赞同,便替她租了一间偏僻的院子,一开始拒霜姐姐是自己住在那里,还有陶庄头帮她打理外事,但是后来她身子渐渐的重了,身动不便,陶庄头到底也是男子,屋里的事管不上手,小姐因着我一向共拒霜姐姐要好,我又专研女子养生的饭菜羹汤,便调了我去拒霜姐姐那里,皇后娘娘派人来接生的时候,我人就在当场,虞家那女孩刚出生,还是我帮着稳婆,给她洗的澡。”寒客说道。

她这么没头没尾的说起拒霜,殿中的人大多数都是懵的,别人或者打听过肖婉儿的事,可是拒霜是谁?怕是没几个人知道。不过看来寒客也没打算要给大家从头解释,她这话,只是说给启圣帝听,启圣帝信了,那才是真的信了。

“我帮着拒霜姐姐照顾吉帆到三个月,一直到……到我嫁人,我都在拒霜姐姐身边。”

王怡真“咦”了一声,这个寒客竟然不是被银月赶走的三个侍女之一。而且三个月……三个月的话那时候肖婉儿可还没有生女儿呢,她又如何能认定了,王怡真是假的?

“我回乡嫁人,家本不在京中,但是我的夫婿是个读书人,我们结婚3年,他便想上京求学,考一个功名光耀门楣,我们便一起又回了京里。”

寒客这么一说,王怡真也是忍不住的叹气,插话道:“但你夫婿其实书读的并不太好吧?”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这腹啊,这读书若是读的好,在哪读不行,还非得上京求学?他书若读的好,早在当地就上了学了,这根本就是读书无望,想来走肖婉儿的路子吧?而且还是婚年三后才想着来求学,若是书读的好,寒客跟着肖婉儿也是见识过了大才之人的,早就将自己的夫婿推荐给旧主了,何至于要到三年以后。

寒客低了低头,但还是老实回答道:“夫婿的书……读的并不好,我也曾劝过他找一份帐房的工作,安稳生活,但他同婆婆都……”男人嘛,特别是读书的男人,面子是很重的,同窗都考了这个考了那个,就他考了一份帐房的工作,这面上挂不住啊,是三年之后,有个考中的同窗接待京中的朋友来玩,那朋友的妻子也是京中名媛,男子同窗接待时怕失了礼数,知道寒客曾在京中久住,于大户人家中做过掌勺,便来求几个私房菜谱,谁想那户人家的女主人正是肖婉儿曾识得的朋友,更曾吃过寒客做的饭菜,于是才揭出了寒客的身份,那时候启圣帝迷恋肖婉儿的传闻也是红遍大江南北,这家人便逼着她带夫婿进京,想通了肖婉儿的门路得个一官半职。

但肖婉儿那臭脾气,无才之人她是真的没有兴趣,有才之人她本来还愿意见一见,可是她身边拒霜又刚刚被虞家那种有才无德的人瞒骗了,因此肖婉儿便对德行看的也重了,无才无德根本就别想靠近她。寒客虽然是她的旧婢,但肖婉儿也没有破例,因此根本没有见她们夫妻,只给了不少银钱,让她们回乡好好过日子。

“从小姐那里出来,我……我便受到了丈夫的殴打,他还专只打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我也没法对外人言语,只好被逼着,再次找一次小姐。”

第二次寒客是自己去的,那时候肖婉儿已经带着孩子到外面疗养,同拒霜母女住在一起了。寒客自己找了去,肖婉儿才肯见了她。寒客不敢说自己被丈夫打骂的事情,她太清楚只要说了,肖婉儿的处理方法一定是让她休夫,于是只说是夫妻在京,生活难以为继,想求肖婉儿多少给丈夫推荐个差事,又或者……能不能让她回肖婉儿身边做事,肖婉儿是不同意的,拒霜却感激寒客曾照顾自己三个月,因此向肖婉儿求情,说是这些喜欢钻营的人,也自有容得他钻营的去处,肖婉儿想了想,当时又正好李皇后派人来送药材,便干脆写了信,问李家可有缺帐房或厨娘,想着让寒客夫妻去投夺李家了,反正肖婉儿的心里,李家总有办法制这些刁钻油滑的人。

而还未得着李家回信的这两天,寒客不敢回丈夫那里,怕再被打,便就住在了肖婉儿休养的庄子上,她本来已经外嫁,总是外人了,肖婉儿也是严令不得任何人接近两个孩子,但是寒客做的一手好饭菜,做的糕点也好吃,两个孩子喜欢吃她作的糕点,有一次便闹腾着直接来厨房里拿,那一次看着其中一个孩子的丫环没注意,让孩子在厨房里跑开了还摔了一跤,寒客将人扶了起来,发现了这孩子左臂上有个红点。

“奴婢所言句句属实。”寒客说道:“我照顾吉帆三个月,给她洗过好多次澡的,她的身上白白净净的并没有痣,因此当时我便知道,那个左臂有痣的孩子一定是小小姐,而带着孩子的两个丫环,我却都不认识,听说是姑娘对孩子的一举一动都亲自照看,只是她身子不好,有时候精力不济,才从外面新买几个丫环来看一看孩子,那时候……我还伤心,姑娘怎么宁可用外人,也不敢让我回来,后来我才知道……”

那时候肖婉儿就已经生了换女之心,因此才会拒绝寒客这样拖家带口、还想着为丈夫谋福利的丫环再回身边,甚至为此疏远了紫伊这样的旧人,新买了两个丫环。而后来换女的传闻传的沸沸扬扬,连紫伊这样的心腹丫环,都讲不清楚两个孩子到底谁是谁,还是凭着后来王怡真头上的一道伤疤来认人,但这伤是自休养之后才有的,也就是说,肖婉儿早早就将两个女孩子调换了,甚至都没有将亲生女儿养在身前。

其实寒客也有可能说的是谎话,这红痣不红痣的,不还是她一句话的事吗?

楚王说道:“这么说你自十年前开始,都是在李家做工?”

寒客点了点头。

楚王笑道:“你就是李家父子死时,那个被抓的失踪的外室吧?”

寒客脸色微变,低下了头去。楚王得胜一样的向着王怡真笑了一下。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