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书网>都市言情>七日逃生游戏[无限流]> 第102章金曜日[VIP]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02章金曜日[VIP](1 / 2)

深更半夜,众人行色匆匆地在浓雾里前行,穿过半个鬼气森森的古镇,终于赶在十二点前回到了丁家大院。

潘彼得没睡,一直坐在长廊下的石阶上等着四个男人。

当他听到身后大门轰隆推开时,回过头,眼睛都是肿胀的,一张哭过的湿漉漉脸庞。

小少年担惊受怕了一天,也去布庄找过人,结果连布庄的门都没寻见,只好回来等。眼见着子夜将近,出去了一整天的哥哥们还没回来,他心中都绝望了,没想到在最后时刻出现了转机。

这一见面,心绪复杂,潘彼得坐在廊柱边没有挪动,一时间只晓得拿红彤彤的眼睛望着走进来的男人们。

乖出水了。

顾萌在路上给自己的手臂做了简单的包扎,因为赶着去后院送嫁衣,经过时匆忙跟小少年打了声招呼:“这么晚怎么还不睡觉?”

无意间一瞥,被潘彼得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看得受不了,他迟疑了一下,停下脚步,跟拍皮球似的拍拍小少年的脑袋,道:“去睡吧,少熬夜,有话明天说。”

唐止跟在顾萌身后,掠了眼潘彼得,边向前走,边抬手点了点自己的眼角,淡声道:“想哭就哭,才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。”

潘彼得低下头,横过手臂抹了把眼睛。

这时,他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揉了揉他的脑袋,正要抬头,顶上传来含笑的低沉嗓音,带着令人安心的魅力:“不会丢下你不管,小朋友,怕什么?”

潘彼得死咬住下唇,点点头,等待的时间里,除了害怕,更多的还是委屈——

是不是就要被这么剩下了,哥哥们为什么没有带上他?

潘彼得抬起头时,薄晔已经步下了长廊。因此,他恰好跟经过身边的恩瑾对上视线。

潘彼得脖子一缩,眼神露怯,即便恩瑾已经没有像在上个副本里一样针对他,但他还是本能地忌惮这位精分大佬。

恩瑾却朝他单眨眼,递了个眼色,男音低柔:“再不睡觉,顾老师要扣小红花的。”

潘彼得瞬间脸红,被恩大佬那个撩人的wink圈粉。

目送着四个男人穿过院子进入正中间的厅堂,潘彼得抹抹眼睛,很舒心似的长长地叹气一声。被轮番安慰一遍,心情豁然开朗了。

“喂,骚年。”

突然窜近他耳边的声音吓了潘彼得一跳。

他连忙扭头看向身旁,就见莫春英披头散发地看着他,目光中带着审视,形象潦草得像个鬼。

“干……干嘛?”潘彼得拘谨地朝柱子上贴了贴,跟她拉开些距离。

莫春英对着小少年从上扫视到下,又从下扫视到上,问了个很直白的问题,“你是怎么傍上那四位大神的?”

潘彼得怔了一下,接着红着脸低下头,双手绞在一起显得十分忸怩,结巴道:“就……就,靠脸……”

莫春英的眼神变得高深莫测。

难怪,难怪。

就见眼前的少年嫩得像青葱,一掐一把水,白皮肤,圆眼睛,唇红齿白的,不说俊俏,也是清清秀秀的令人赏心悦目,既然四位大神的性取向是男,对潘彼得尤其照顾也就说得过去了。

可爱的男孩子运气总不会太差。

莫春英如是感慨道。

正在想着,她又听潘彼得磕磕巴巴地说道,“靠脸……脸皮厚来着……本来哥哥们也不带我玩,我就硬贴呗。”

莫春英:“……哦。”

丁香的房间在后院,顾萌率先推门进去,摸黑点了一盏灯,将红嫁衣平铺在屏风后方的圆桌上。

“这样就可以了吧?”他不放心地将嫁衣的边边角角整理好,头也不抬地问道,“还有几分钟才到十二点,等女鬼来收了嫁衣,薄晔的狗命就能保住了吧?”

狗命?

薄晔匪夷所思,一脸问号:“你再给我说一遍???”

唐止抬手撸了撸自家男人的脑袋顺毛,走到桌前看着嫁衣,依然觉得心神不宁。

顾萌见唐止严肃地轻蹙眉,迟疑了一下,安慰道:“我们准时带来了嫁衣,丁香也没理由再刁难薄晔,别担心,薄晔命硬,不会有事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他觉得手心下按到了一件突起物。

顾萌察觉到了什么,重新看向摊平在桌上的嫁衣,在腰身的位置来回摸了摸检查。

“你在找什么?”唐止看他一眼,跟着望向嫁衣。

顾萌掀开嫁衣前襟,意外地在腰侧摸到一个暗袋。他捞起一旁的剪刀,利索地将袋子拆开,从其间翻出一把古朴的三寸多长的黄铜钥匙。

见状,薄晔和恩瑾也聚到了圆桌旁。

四个男人看向钥匙,又看看彼此,突然明白女鬼问他们索要红嫁衣,不仅是在做交易,还是提供线索。

恰在这时,隐隐约约的清脆铃铛音由远及近。

顾萌反应快,火速将黄铜钥匙揣进兜里。四个男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,围着圆桌散开。

丁家大小姐来了。

一阵风冲破紧闭的房门,直冲屏风而去,势头之猛将屏风上的山水刺绣吹得波动了一下,劲风抵达桌旁时又急急刹车掀了个方向。

顾萌和唐止的衬衫衣摆被风蹭得掀动。

同时,桌上的嫁衣轻飘飘地扬了起来,隐没在悬梁上方的漆黑处。

没过两秒,顾萌余光里看到一道红色身影直直地坠落下来,又在最后一秒稳稳地端坐住了。

未发出丝毫声响。

顾萌心中难免一惊,连忙朝那个方向望去,才发现是一个梳妆台。正对他的镜面里,一个穿着红嫁衣的女人静静地坐在那儿,镜子顶部只卡住了她的一截细白下颌,嘴角有颗黑色的痣。

顾萌不用回头看也知道,身后没有人,女人只存在于面前的镜子里。

“确实是我的红嫁衣。”

四人看到镜子里的女人轻抬起手肘,仿佛检验般地摸着宽大衣袖上的刺绣,随后嘴角轻掀了一下,道:“你们做的很好。”

唐止充满敌意地看着镜子里的女人,不放心地向她确认:“按照约定,薄晔自由了。”

“自由?”女人半张着红唇,似是愣怔了一秒,接着反应过来似的轻笑,“是的,自由了,我也想要自由呢……”

“做鬼了还不自由?”恩瑾垂着眼皮摆弄右手臂上包扎的蝴蝶结,凉凉道,“你这鬼当的……啧啧……”

意思是很失败。

丁香沉默两秒,忽而笑道:“嘘……被发现了。”

镜子里的女人站起来,穿着一袭华美的红色嫁衣,施施然地转身,众人始终没见到她的长相。

此刻,看着女人脚上那双红色绣花鞋,再配上庄重的嫁衣,总算觉得和谐了。

顾萌不知想到了什么,目光一闪,急忙出声唤道:“等等!丁香,你指什么被发现了?”

丁香没有回头,诡异地发出笑声,“咿咿呀呀”唱起了曲。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