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书网>都市言情>七日逃生游戏[无限流]> 第101章金曜日[VIP]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01章金曜日[VIP](1 / 2)

恩瑾掀了红盖头往上一扬,直起身,朝顾萌伸出手。

“崽?”含笑的声音低沉柔和,“拜完堂,要改口叫老公了。”

红色的绸缎扬在空中,飘飘忽忽地往下落,成为一截流动的背景。

顾萌看了恩瑾数秒,又看向朝自己递来的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,心情飘飘然地像被羽毛搔过,耐不住心痒,他咬咬唇笑了,接着握住对方的手借力站了起来。

恩瑾见了顾萌的笑颜,心中难免一动,拉住对方的手腕就要把人扯过来,对他做点什么,结果却被房间天花板上传来的动静打断。

靠近窗边的天花板上,毫无预兆地垂挂下来一块正方形木板,不一会儿,莫春英撑在洞口朝下探出脑袋。

小姑娘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,心思通透,她面无表情道:“你们可以再腻一点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上面阁楼里还藏了个人。

光顾着谈恋爱把这事忽略了。

恩瑾表情讪讪,松开手。

三楼那个房间连着一个阁楼,但是屠老板进来时没有试图上去寻找。要么就是不重视,要么就是不知道,所以暂且可以算作一个安全的蔽身处。

顾萌踩着木箱进入阁楼,上面没有窗户,因此不透光。

他上去后,转身给恩瑾搭把手,当他拉住恩瑾时,不经意瞥见恩瑾左手臂上不知何时多了个血口子,将袖子上的布料都濡湿了一团。

顾萌目光一闪,抿着唇沉默。

恩瑾上来后,顾萌让莫春英找一下蜡烛或油灯,自己则拉着恩瑾坐在入口处,借着外面昏暗的光线,处理对方受伤的手臂。

“刚刚被砍到的?”顾萌就近撕了身上嫁衣的衣摆,给恩瑾擦手臂。

若不是太致命的伤,比如被劈了半个脑袋之类的,恩瑾一般不会有所反应,他对疼痛的忍耐界限很高。

他淡淡瞥了眼手臂上深刻的伤口,道:“在箱子里的时候,抬手挡了一下。”

当时挥着斧子的屠老板要是再劈深一点,恩瑾可能就直接掀盖子暴躁了。

顾萌懊恼地皱眉,又从嫁衣上撕了一条布,道:“早知道大家全部躲上来……”

“别撕了。”恩瑾无奈地笑说,“嫁衣坏了,怎么还给女鬼?不怕她见了抽疯?”

顾萌不管这些,继续撕,撕得心狠手辣,破破烂烂,往恩瑾手臂上缠绕的时候却轻柔细致。

“我们能不能回去都成问题。”莫春英找到一盏灯,点燃了,回身放到两人身边的地板上,叹气道,“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困多久?丁家宅子里那些人要是发现我们不见了,以他们的智……情况,未必能找到这里来。”

小姑娘也是个毒舌的主,她本来想说以宅子里那些人的智商很难解救他们,话到嘴边却又打了个转,换了个更委婉的说法。

顾萌假装没听清这一细节,看向恩瑾,道:“有主意吗?”

“六小时。”恩瑾突兀地道。

莫春英不解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恩瑾抹了把旗袍裙摆上滴到的血,淡淡道:“夜里十点有雾,门可能会再次开启,现在门消失,是因为布庄掉入了跟原先不同的世界。”

“那你刚刚在楼下怎么不说?”顾萌轻拧了下眉,心不在焉道,“为了薄晔,Candi应该担心坏了,如果夜里十点能从这里出去,十二点前抵达丁宅应该不成问题……”

“我只说可能。”恩瑾重申一遍。

顾萌顿了一下,愣怔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恩瑾看向他,解释说:“店铺开启的时间或许只有中午那会儿,如果更过分一点……”

他略停了一秒,“这可能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探访,我们错过了唯一出去的机会。”

闻言,坐在地板上的莫春英向后挪了挪,缩在角落里环抱住双膝,表情郁郁寡欢。

顾萌用布条在恩瑾的伤口处打了个蝴蝶结,沉默半晌,淡声道:“不确定的事,说了反而会引起期待,如果到时候……”

话止住了,白玉一般的脸上,表情黯然下来。

恩瑾这时却笑了一下,他伸手挑起顾萌的下巴,凑上前低声道:“顾先生不要担心,还记得我是VIP吗?”

“…………”顾萌不知怎么回答,就当恩瑾的中二病又犯了。

“如果门消失了,就让挡在面前的墙也一并消失。”恩瑾回想起在监狱里发生的那次诡异事件,眸中染上星星点点的笑意,“即便夜里十点布庄的门不开启,我也会带你们出去。”

顾萌虽然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,可是但凡恩瑾承诺过的,顾萌知道对方都会做到。

莫名地,心就安定了。

看到顾萌满脸信赖的样子,恩瑾内心满足,因为面对面贴得近,他顺势就要低下头亲上眼前润泽的嘴唇。

恰在这时,一道幽幽的声音从墙角横插过来——

“你们亲吧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莫春英卧倒,在地板上颓丧地蜷起身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恩瑾脸色转冷,掠了眼角落的莫春英后,跟顾萌拉开距离。

知道现在不是时候,他撑着地板起身,对顾萌道:“顾先生,麻烦把木板阖上,屠老板可能随时回来。”

顾萌应了一声,探身下去牵住绳结,将木板拉了上来。

完全阖上时,他有些担忧地朝下方望了一眼,似是想透过木地板看到二楼的情况。

顾萌默念道:“都撑住了,千万别出事……”

顾萌端着灯盏映照周围的环境,这才看清阁楼面积不大,但是布置得很像一个裁缝的工作间。

一张巨大的长桌上面平铺着布料。针线、软尺、裁衣刀等工具一应俱全,还有衣服的设计图纸摆在上面。

图纸上压着一只钛金尖钢笔,笔帽拔开了摆在一旁,笔端滴了一滴蓝色墨汁,看着十分新鲜,仿佛工作台的主人刚刚还在这里。

顾萌将灯盏放在桌上,正歪着头查看划满了线条的图纸,楼下突然传来女人奄奄一息的惨叫声。

阁楼内三人第一时间朝地板投去视线。灯盏里的灯苗晃了晃。

那叫声不尖锐,带着哭音回荡在楼道里,撞进房间内,能让他们感受到女人清晰的痛苦。

似乎是那痛苦逼着女人耗尽了最后的力气,才得以发出那样凄厉的喊叫。

叫声持续了十秒不到,越来越微弱,越来越微弱,直到完全闷了下去。

是晓晨。

晓晨的声音消失,三人神色各异,静默在原地。

以为这就结束了,结果又从楼下传来一种毛骨悚然的剁骨声。

“当时她还活着……”莫春英缩在角落披头散发,逃避似的捂住了耳朵,神情痛苦,嘴中喃喃道,“我知道……她握住我的脚,却被我踢开了……”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