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书网>都市言情>七日逃生游戏[无限流]> 第89章金曜日[VIP]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89章金曜日[VIP](1 / 2)

玩家们换下白色衣衫,穿上副本里提供的复古服饰,出了样板间后忍不住互相打量,觉得有些新奇。衬托着店铺里古朴的民国环境,大家对于游戏的代入感更强烈了。

男人们大多穿三件套的西服,女人们选了花色各异的旗袍,但不都是这样,其中也有例外。比如那个体态较臃肿的中年男子,些微谢顶,挑的是件红赭色长衫马褂,如果再给一块惊堂木,大概能就地讲段相声。再说站在角落的那个姑娘,长得平凡无奇,一头长发却柔亮顺直,偏偏选了一身英气十足的骑马装,黑色高筒皮靴没过了膝盖,看着就像旧时留洋回来的大户家小姐。

其中最最例外,也最最引得大家回头瞩目的,还是那个身高一米九却将旗袍穿得比女人还有味道的大佬。

此刻,大佬颀长的身姿斜靠在门框边,抱着臂,宽大的西服外套罩在肩上。他的脸微微扬着,室内昏暗的光线恰好勾勒出漂亮的脸骨轮廓,那双眼睛尾稍上挑,低垂着视线看人时薄凉透了。好一朵带刺的红玫瑰。

最后一个从样板间里走出来的是顾萌,就见他聋拉着眼皮,无精打采地将雪青色方巾往胸前口袋里塞了塞,仿佛遭受了什么打击。

经过通道口时,顾萌被人拦下。接着,其他人惊讶地看到那朵红玫瑰绽开一个堪称动人的笑,伸出双臂拉住顾萌的外套前襟,将人拉向了自己。

顾萌打了个趔趄后站稳,呆滞地抬头看向恩瑾。因为女装恩瑾的气质过于陌生,当顾萌近距离地面对他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“顾先生。”恩瑾修长的手扶住顾萌的领带,正了正位置,随后看向他慢条斯理地道,“领带歪了。”

一颦一笑都不似刚才所表现出的冷漠和高傲,隐约透着轻佻和戏弄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大佬对顾萌十二分感兴趣。

在大家或好奇或艳羡的目光中,顾萌闹了个红脸,下意识就要对恩瑾点头道谢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明明是面前这人男朋友,现在怎么倒像个被大姐大调戏得找不着北的弟弟?

顾萌心中警铃大作,决定不能被牵着走。他故作冷漠地拂开恩瑾的手,继续向前走,淡淡道:“别闹了。注意场合。”

恩瑾的目光追随顾萌的背影,眯眼笑了笑。

薄晔瞥了眼仿佛转了性的恩瑾,继续低头整理袖扣,漫不经心地问唐止:“这次,我们恩瑾又是什么属性?”

唐止这时恰好跟恩瑾的对上视线,就见恩瑾渐渐收起笑,仰起脸投来视线时像是在睥睨着人,目光很轻,随后淡漠又高傲地抬手撩了下鬓角发丝。兰花指翘得非常有韵味。

“女王様。”唐止道。

薄晔抖抖手腕放下来,轻笑:“有点带感。”

悬浮在店铺角落的惨白兔子脸动了动,那个甩手掌柜慢吞吞地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双手拢在长袖里,侧着身对众人微微一鞠躬:“客人们,本店要打烊了,大家好走不送,还请路上多加小心。”

掌柜的声音笑意融融,挡在惨白的兔子面具后有些闷,在充满布料气味的昏暗店铺里听起来却很瘆人。玩家们对他佯装出的那种不合时宜的亲切都感到不舒服。

薄晔看了眼外面遮天蔽日的白雾,整个镇子就像死寂了一般,听不到半点声音。他淡声道:“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

兔子脸掌柜伸出揣在袖口里的手,朝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,笑道:“去了外面自然有引路人。”

“啊!”队伍里的那个小家碧玉惊呼一声,瑟瑟发抖地挤向身旁的姑娘。其他人也看到了,昏沉的光线中,掌柜伸出的那只手上溅满了暗沉的红,颜色已经干涸,乍一伸出来血淋淋的恐怖。

掌柜的脸被面具遮着,看不清表情,只见他幽幽地揣回手,面具下的声音淡了下来:“染布时沾上的颜料,对不住,令客人们受惊了。”

玩家们脊背爬上阴凉,感到周身的氛围十分不舒服,便没再多问,纷纷走了出去。最后一人跨过高高的门槛来到街上,身后狭长的门板“嘭”的一声阖上,声音干脆利落。

布店里黑洞洞的,胖掌柜慢吞吞地挪到柜台前,取了根香火点燃埋在煤油里的灯芯,不一会儿,绿豆般的火焰摇摇晃晃地升了起来,映亮周围环境。

苍白的火焰旁,一张兔子的面具浮现。底色僵白,瞪着眼,腮上两团艳丽的红,停在半明半暗的灯火旁静止不动。

“欢迎光临……”幽闭黑暗的空间里,声音含着绒绒笑意。

一阵阴风不知从何窜起,灯火倏然熄灭。

走出布庄,不少人左右张望,不知何去何从。

玩家间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小伙最先嚷嚷开:“这雾下得没个尽头了,糊得眼都睁不开,见了就讨厌。那胖子把我们赶出来也不指条明路,怎么?要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逛吗?好歹给大家安排个住处吧,要不然到了晚上怎么办?”说着眼珠子一转,目光落在小家碧玉身上,忽然收了嚣张的气焰,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嬉笑道,“几个大男人睡大街上倒是没什么,就是怕苦了娇滴滴的小美女。”

小家碧玉被他盯得脸红,无所适从地朝一边侧过身挡住视线。

潘彼得在旁边见了,差点做出一个呕吐的动作。即便年纪小,他也看出了那个一脸轻浮之色的男人在强行撩妹,太油腻了。

“哥。”潘彼得赶紧看向自家清爽温润的哥哥,只为养养眼,道,“掌柜不是说过出来会有引路人吗?我们要在这儿候着吗?”

顾萌抬手指向某个方位,说:“跟着灯笼走。”

闻言,众人齐齐看向顾萌指着的位置。隔着沉重的雾霭,就见前方某座楼外挂起了一盏纸灯笼,飘散出柔和的黄色光晕,仿佛黑夜中的萤火虫亮着尾巴在前方引路。

大家朝着轻飘飘的纸灯笼走去,到了光源下方时,果然前方又亮起了一盏。可见楼角挂着的由白色宣纸糊成的灯笼就是掌柜口中的“引路人”。

脚步踏在青石板上发出的声响纷杂错乱,十多位玩家在狭窄的街道里兜兜转转,要不是一次亮一盏的灯笼悬在头顶指引着方向,玩家们可能早就迷失在了大雾中。

“这些灯笼是怎么亮起来的?”薄晔牵着唐止走在最前面,突发奇想道,“有人在前面点灯?”

众人望向前方,除了雾还是雾,街道两旁的景物隐隐绰绰。一座完全空着的古镇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如果真如薄晔所言前方一直有个人在默默点灯,他们又看不见,那可就……

不少人打了个冷颤,牙缝里倒抽气。

潘彼得连忙上前几步跟紧薄晔的步伐,咕哝道:“晔哥,现在别讲鬼故事,本来心里就瘆得慌……”

薄晔一手握拳靠在嘴边,忍住笑。顾萌凉凉地瞥他一眼,知道大神又在皮,对唐止道:“Candi,为什么不拴好?放出来只会祸祸人。”

正在这时,唐止眯了眯眼,似乎极力想透过浓雾看到什么。他道:“你们有没有听到?”

“听到什么?”

“听到什么!”

后方,魁梧的小麦和豆芽菜一样的潘彼得同时出声。不过前者心平气和,后者差点叫破音。

唐止静静地辨析了一会儿,说:“有人声。”

人声?

这里哪来的人?

队伍中一时间人心惶惶,走着走着队列就出现了断层。几个小姑娘越走越小心,犹犹豫豫地迈起了小碎步。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