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书网>都市言情>七日逃生游戏[无限流]> 第88章金曜日[VIP]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88章金曜日[VIP](1 / 2)

顾萌和恩瑾朝着黄色光亮处走去。白雾稠得像一锅粥,在其中行走久了实在很不愉快。分明是在户外,却给人一种幽闭感,压抑而沉闷。

沿着青石板的小道向前,快接近光源时,前方传来模糊的交谈声,听那嗡嗡的声响不止三四人。仅是一会儿工夫,大雾里浮现隐隐绰绰的黑影,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,无数的脚步“啪嗒啪嗒”地踏在青石板上,听起来杂乱无章。

两方人在黄色光源下面对面相遇,顾萌这才看清顶上的是一盏轻飘飘的纸灯笼,挂在某家店的门额旁边,在浓雾中散发出朦胧的明黄色光芒。

他再看向对面,发现是一群套着白色衣衫的人,男人女人都有,确定是玩家无疑。

为首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阔脸盘,宽额头,目光犀利。头发染成扎眼的绿色,短而刺手,修剪得像夏日刚推过的青草地。男人体格健硕,支棱着两条粗壮手臂站在对面,一条青石板路的宽度也只够站他一个人,浑身的匪气。

顾萌的目光不自觉在男人头顶那片草地上逗留片刻,猜测眼前的男人不是搞艺术的就是混黑道的,充满个人特色。

对面那群人渐渐停止了交谈。绿头发男人的身后站着一个小姑娘,探头看到顾萌和恩瑾时,眼睛一亮,就像大多女孩逛街看到迎面走来帅哥时会露出的表情。只是前方两个帅哥手牵手,关系非比寻常。

小姑娘是个明白人,捅了下身边的同伴,手罩在嘴边对她说悄悄话:“我赌左边那个是下面的。”

左边那个是顾萌。

“这还用赌?”同伴也是个明白人,凑近小姑娘耳边回话,“不是一目了然吗?那种大美人只适合压在下面。”

两个明白人对视一眼,同时发出心照不宣的淫|笑。

众人互相打量片刻,为首面无表情的男人主动伸出手,对顾萌道:“我叫小麦。”声音意外地低沉醇厚,是一副非常有男人味的好嗓子。

顾萌跟他握了下手,道:“顾萌。”

恰在这时,众人左手边的店铺里走出一道身影,朝着台阶下方招呼道:“先生们,小姐们,不进来看看吗?”那人语气含笑地发出邀请,声线粗哑柔和,只是听起来有些闷,“深秋到了,选一身衣服再走吧,我们布庄什么花色和款式都有,绝对不会令大家失望。”

门口的玩家受声音吸引,齐齐朝店门口看去,隔着缥缈的雾气,就见高出一级的台阶上站着一个穿黑色长布衫的男人,体态略显肥胖。那人浑厚的肩膀高耸,因此显得脖子极短,两只手互相揣在袖口里端在身前,一副掌柜样。

玩家们看着穿黑布衫的胖子,一时间没人说话。人群间甚至有人脸色僵硬地往旁边挪了一步,低声嫌弃道:“卧槽!这什么玩意儿?”

原来门口的掌柜戴着一个木制面具,将脸照得严严实实,因此看起来万分诡异。那面具是一个微笑的兔子脸,用油漆刷得惨白,黑色的眼睛画得太大倒像是在瞪人,两腮上各有一团鲜红的圆圈。这只做工粗糙的兔子看起来就像粉底扑多了并且腮红没抹开,散发着浓郁的怨鬼气质。

“先生们,小姐们?”戴着兔子面具的掌柜朝他们歪头,声音依然带着绒绒的笑意,“都进来吧,选身衣服再走。时间不早了,本店也快打烊了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犹豫不决的时候,恩瑾不浪费时间,抬步迈上台阶,昂首跨过高高的门槛。顾萌跟在恩瑾后方。经过门槛时他闻到浓郁的檀香味,那味道混杂着有些刺鼻的烟气,就像庙里燃烧的香炉。顾萌在门口顿了一下,侧头看向穿黑布长衫的胖掌柜。

兔子面具上没有洞口,两只眼睛的部位也是不透光的,但掌柜好像就是有办法能视物一样。或许是捕捉到了顾萌的视线,掌柜瞬间扭过脑袋回视他。面具上画着的眼睛又深又黑,明明是死物,可顾萌还是有种被视线锁定的错觉。

“先生。”掌柜两手揣在宽袖口里,声音听上去依然是笑嘻嘻的,闷在呆板的面具后方,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顾萌摇摇头,收回目光没再与他对视,走入店内。

店铺里没有了令人不悦的雾气,空气清明许多,但因为天气阴暗的缘故,又没开灯,室内依旧是昏沉沉的。

店内屋顶很高,当中悬着深色的木梁。四面的墙上挂满了布匹,从顶上拖到地上,花色各异,但颜色大多谈不上明快。长长的柜台上也叠放着卷起来的布匹,铺满了狭长的台面。这里的布料太多了,将本应宽阔的屋子塞得满满的,因此店铺在视觉上显得杂乱而拥挤。

玩家们陆陆续续进店后,掌柜也跟着走了进来,站在角落的位置指引说:“再往里走就是样板间,有喜欢的衣服就穿上吧,请大家不要客气。”

东边还有一扇门,黑洞洞的。名叫小麦的壮硕男人往里边走,身后几人将信将疑地跟着走进去。

顾萌趁机数了数,除了他和恩瑾外,一共是七个人。他朝门口看去,外面雾茫茫一片,撒泼了牛奶似的。

“薄晔他们还没到?”顾萌不放心地问,“会不会没看到门口的灯笼?”

“那么明显的标志,瞎子都该看到了。”恩瑾显得很不在意,一手轻抚过柜台上的布匹,似乎对那些花色很感兴趣。

顾萌再次注意到他搭在布匹上的那只手。属于男人的骨节分明的手,此刻却微微翘着小指,透出一种违和的妖娆感,仿佛摸的不是一匹布而是男人的身体。

顾萌连忙按住恩瑾的手,决定跟他谈谈:“恩瑾,不要用那么色|情的手法摸布匹。”

“色|情?”恩瑾瞄了眼自己被按住的手,又撩起眼皮看向顾萌,上翘的眼尾含着轻佻的意味。

那堪称妩媚眼神让顾萌感到陌生,却不可避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心脏快速跳动了两下。可能是颜好,恩瑾一个一米九几的大男人有那种表情时并不让人觉得突兀,反而平添了一分异样的俊美。

恩瑾抽回自己的手,好整以暇地向前一步贴近顾萌,一手暗地里抚上顾萌的腰侧。只见他轻挑起嘴角,低柔华丽的声线笑道:“顾先生,你可能是对色|情二字有什么误解,不然我来教教你吧?什么叫色|情的手法。”

说着,当真就现场教学起来。

顾萌敏感地一颤,慌忙捉住恩瑾揉着他腰侧的手,连声告饶: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,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恰在这时,店内又走近来几人,顾萌和恩瑾看过去,正是薄晔、唐止和潘彼得。

薄晔环顾一圈店铺,看到角落里悄无声息站着的掌柜时暗暗心惊,主要是那个兔子面具乍一看有些吓人。

“终于来了。”顾萌趁机摆脱恩瑾,转向刚进门的三人。

“刚刚在附近兜了一圈,所以耽搁了时间。”薄晔走到柜台旁,挑起一段布看了看,继续说,“这个镇子里似乎没什么人,反正附近是没看到半个人影。”

经薄晔提醒,顾萌才回忆起来到布店时一路上看到的情景。街道两旁店铺的门都是敞开的,却没听到一丝人声,整个古镇似乎就这么孤零零地笼罩在白雾里。

胖掌柜还站在角落,静默得似乎要跟阴影融为一体,除了一张惨白的兔子脸悬浮在黑暗中提醒着他的存在。顾萌朝那处瞟了一眼,暗示道:“目前也只有那一个NPC。”

潘彼得手上举着一串糖葫芦,受好奇心的趋势不断朝角落递去视线。过程中,他不忘小心翼翼地咬了口山楂外裹着的糖玻璃,“咔嚓”一声细响在安静的室内无端被放大了。

“哥。”潘彼得压着纤细的嗓子,小声地问顾萌,“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

顾萌指指室内,提醒道:“先进去换衣服。”

随后瞥了眼他手上的糖葫芦,问:“哪来的?”

潘彼得说:“晔哥在人家店门口给我拿的。”

“……”顾萌看向薄晔,道,“什么都敢拿,不怕吃了出问题?”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