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书网>都市言情>七日逃生游戏[无限流]> 第22章月曜日·終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2章月曜日·終(1 / 2)

变故突如其来,大家茫然地看向顾萌。

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许醒脸色煞白,语气中隐约透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,“你是怎么让这疯女人停下……”

话未说完,血液从腰部飙溅开来,喷湿舞台侧方的暗红色帘幕,许醒整个人在原地崩裂成两半。

张国强和水星仓惶后退一步,于蒙蒙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刺耳尖叫。

随着“啪嗒”两下沉闷声响,许醒的身体重重摔落在木制舞台地板上,侧着脸,眼睛睁得极大,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。

碎纸从小玉手中脱落,女人低头看了眼雪白衬衫上一条长长的血迹,无奈叹息:“弄脏了,很难清理呢。”

张国强意识有些恍惚,嘴里不断咒骂着脏话,道:“为什么许醒死了,恩瑾却没事!”

小玉看向他,像是在欣赏着他的恐惧,笑而不语。

顾萌不过是病急乱投医,喊出那句话时自己也没把握,但照目前形势看来,自己十有八|九是猜中了。

他抹了把额上冷汗,定定神,道:“四票投给许醒,三票投给恩瑾,四对三,许醒出局。”

张国强睁大眼睛,不自觉摇头: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加上许醒我们明明有四个人!”

薄晔听出端倪,用手帕在恩瑾的伤口处扎个结,问他: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顾萌从右往左,目光挨个扫过舞台上的于蒙蒙、张国强和水星,抿了下唇角,沉声道:“你们之间,有个非人的存在。”

张国强心理防线逐渐崩塌,看看左右的两名队友,不断后退:“男教师在我们这边?”

小玉歪了下头,笑得可爱:“男教师跟同学们拥有同样的权力,计入票数哦。”

顾萌摇摇头:“我们都被NPC骗了,这场游戏没有男教师,隐匿在我们之间的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道,“一直都是淳子。”

“淳子与你们同在……”“她会一直看着你。”

薄晔和唐止同时一怔,一股寒意顺着脊椎攀爬而上。

经受不住这诡异的气氛,张国□□躁地踹了一脚祭台:“扯什么犊子呢!”

短短数秒内,顾萌理清头绪,看向舞台左侧的娇小身影,平静道:“水星,我说得对吗?”

水星目光微凝,脸色下沉,不客气地问:“顾萌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就是淳子吧?一直在暗中推动游戏发展的,也是你吧?”顾萌走上前,一步跨上舞台,来到祭台前,低头看着水盆中波动的水纹,直到里面清晰地印出自己的脸,“你先不用急着否认,我倒是想起了几件事。”

小玉静静地看着他们,像是觉得时间到了,拿起名册,不紧不慢地走下舞台,细高跟敲在木质地板上的声响在空荡荡的旧礼堂里放大,一下一下,敲在每个人绷紧的神经上。

顾萌道:“还记得陈良志死前最后一句未说完的话吗?”

经他提醒,每个人都不自觉回想起那时的场景,或多或少能补全些记忆,记得当时陈良志道:“当初也不全是我……我的……主意,大家都在礼堂里,我跟施……”

顾萌:“他说当初提议发短信不全是他的主意,刚要说出另一个或几个参与者时却死了……现在想来,虽然只发出一个音节,他想说的名字应该是水星。”

水星撩了一下头发,双手抱臂,美艳的脸蛋上透出几分冷意,嘲讽道:“凭这个就想污蔑我是女鬼?你确定陈良志最后想说的是个人名?顾老师,你能不能讲点科学。”

“这个世界没有科学可讲,我也不希望你是。”顾萌看她一眼,继续说出自己的分析,“今天看到秦静静的尸体,你说的第一句话,‘是谁……’,你想问是谁杀的,可是立即意识到这么问会引起怀疑,因为在正常玩家看来,杀人的自然是淳子,无需多疑,但你知道,秦静静不是你杀的,所以才会第一时间质疑玩家间出了行凶者。”

水星低头玩指甲,显得浑不在意:“就这样?”

“这样就足够了。”听到这里,薄晔也猜出了七八分,淡淡道:“第二天的时候,你故意违反游戏规则,想让小玉撕了你,因为引导完走向可以退场了,暗中杀人更方便,啧……可惜不如意,被我奶了一口,没死成。”

“薄晔哥哥,你在说什么?”水星无辜地朝他眨眨眼,一副清纯女高中生的样子,“说起那天的事我还得谢谢您出手相救。”

唐止微微瞪圆眼,满脸写着不高兴:“谁是你哥哥?”

“算了,算了。”蓝颜祸水薄晔按住自家小哥哥,怕他冲动又把淳子打一顿,“我们不计较这些。”

水星嗤笑一声,没再理会台下的人,看向顾萌:“顾老师,你怕不是疯了吧?这些也算证据?我看全是你臆想出来的结果吧。”

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。”顾萌叹气,端起桌上的那盆水走向水星,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,弯腰将那盆水放在她面前的地板上,“那天我打扫祭台时在水里看到鬼影一闪而过,后来想起,应该是你恰好在我面前走过的原因。”

张国强站得近,看向地上的盆,晃晃荡荡的水波平静下来,倒影出一个血色的娇小身影。

一头黑色长发盖住脸,垂到腰际,白色衬衫和灰色百褶裙上全是斑驳血迹,裸露在外的皮肤透着死气的青紫。

张国强张了张嘴,惊恐地看向水星,又看向水中倒影,视线不断在两者之间移动,最后像是终于相信眼前所见,后退一步,不小心跘了一跤,笨拙地跌倒在地。

“你……你你你他妈真是女鬼!”

水星静静地注视水中的倒影,神情木然地站在原地。

唐止忽然想到了什么,从系在腰间的外套里抽出一张照片,翻过来一看,眸中闪过讶然之色。

薄晔就站在一旁,朝他手中看去,那是一张双人合照,照片里的水星穿着制服,在阳光下笑得一脸灿烂,她身边则是戴着黑框眼镜的男教师,笑容温和。

那是从教室里带出来的照片,他了然:“屏蔽效果消失了。”

台上,顾萌说:“反光物能照到现实世界中看不到的东西,我猜你在宿舍也不会照镜子,还有你肩上的那些烫伤……”他想了想,道:“无意冒犯,是你的同班同学伤害你时留下的吧?”

水星突兀地笑开,美丽的脸蛋虽然令人惊艳,却蒙着一层挥之不去的死气,渐渐的,她的皮肤由内向外扩散出灰蓝色。“是的,他们都是贱人。”

这时,所有人感到礼堂轻微震动了下,吊顶上扑朔朔掉下墙皮,顾萌反手扶了一下祭台稳住身体。

于蒙蒙睁着布满血丝的眼,如软体动物一样在舞台上爬着,想要逃离这里。张国强吓得失了声,连滚带爬地站起来,准备跳下舞台。

水星直视顾萌,突然抬起左手,五指收拢,攥紧,无形中像是在捏着什么东西。

“啊啊啊啊——”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男女混合的尖叫声在礼堂内响起,异常凄惨。

顾萌一惊,向右侧看去,于蒙蒙的身体正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团到了一起,脚以人类难以完成的难度反折到头顶,腰部折叠,双手扭曲,那不再是人类的身体,更像是一团废纸,骨头的错位声和掰断声十分生硬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另一边,张国强也遭受了同样的待遇。

两人嘴里喷出一大口血,睁着眼渐渐地不再反抗,人死了,身体却还在诡异地翻折着。

“够了。”顾萌皱皱眉,看不下去。

这时,手从后方被人抓住,他回头,恩瑾不知何时走到了台上。

恩瑾拖着他向后退,远离水星,道:“我们走吧,游戏结束了。”

说话间,礼堂再次晃动起来,振幅比先前更剧烈。

薄晔看向窗外暗沉的黑夜,霎时变得严肃,一手拉住唐止,对台上喊道:“这个世界快崩塌了,赶紧离开!”

水星的皮肤彻底变成灰蓝色,五官却依旧明艳,折磨完于蒙蒙和张国强,她放下手,浅浅地挑起一边嘴角:“顾老师,时间不多了。”

礼堂的门被打开,薄晔和唐止在门边等待他们,顾萌一边被恩瑾拖着走,一边回头看向站在原地的水星,提高音量问她:“校门已经打开了吗?”

水星脸上挂着讽刺的笑,看着他们一群人没说话。

顾萌心下划过不好的预感。

去往校门口的路上,地面都在震动,四人到达校门边时,身后教学楼轰然坍塌一半,活像发生了七级地震。

薄晔拎起环绕在门上的铁链,拖着上面的锁捣鼓一阵,突然停下,皱了皱眉道:“没有钥匙。”

顾萌咒了一声,上前查看,果然锁得死死的。

上一章目录 +书签 下一页